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李平:又上大围山

发布时间:2019-08-19  来源:民进长沙市委会

放大

缩小

  今年的公休假,我因为放不下手头的工作不敢远行,就与先生选择了大围山,没想到却是最开心最惬意的一次休息。

初涉磐石大峡谷

  一大早我们便与朋友还有学生小熊驱车到?#19979;?#30340;西溪磐石大峡谷,这是一处新开辟的景区。以前这里还是省级贫困村,现在已是乡村振兴的示范村。我们途经一片荷叶田,泊车于游?#22836;?#21153;中心,改乘缆车进入到峰峦层叠的景区。下车后,小熊舍不得脱下优雅的高跟鞋,很多拓展项目便不?#39029;?#35797;。我们溯溪而上遇到一群游客,其中一位试着问您好像我们的老师,可是学生再不是当年的少年模样。互留电话后,一拐弯便走到?#24179;?#29627;璃栈道上,我?#36824;?#25260;头看前方,根本不敢往脚底下望,小熊则紧紧抓着扶手一步一步慢慢挪。过了玻璃桥之后右转,就可以去体验玻璃滑道,可是我们毕竟不是小青年,太过刺激的项目只能望而却步。索道、玻璃桥等游乐设施由田溪村众筹成立的西溪旅游发展有限公?#23601;蹲市?#24314;,田溪村村民入股合作分红,旅游收益的百分之十五作为田溪村集体收入,提取百分之五用于扶贫帮困;虽然眼下此处的游?#22836;?#21153;中心、游览车、停车场等配套设施还十分简陋,毕竟村集体和村民因此有了增收的来源,能从根本上脱贫。大围山的小水果基地有水蜜桃和大雪梨子,都是不错的特产,村民们靠山吃山,小日子还真如守着金山银山。傍晚,朋友的家人自己动手在宾馆附近租的小区里做饭,食材除了猪脚、羊肉、火焙鱼等,大部分取材于山上的竹笋,瓜果蔬菜等,一大圈?#21496;?#25104;一桌,有的站有的坐,他们戏称大食堂。

玉泉探幽

  从玉泉宾馆出来,门前的玉泉湖清澈如镜,黄色外墙的宾馆倒影清晰可见,加上?#36947;?#30340;天空和缥缈的?#33258;疲?#23665;间的泉流和虫鸟和鸣,低吟浅唱此起彼伏,?#32518;?#32654;奂宛如仙?#22330;?#32469;着玉泉湖步行一周然后就沿着石级爬山,由于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木和珍稀植物,登山步道只?#32423;?#26377;一丝斑驳的阳光可以照进来,?#39038;?#26497;了,路边?#34892;?#26143;点点的野?#26632;ā?#27225;色的金针花、紫色的野蒲公英等各种不知名的小花和植物。元代历史学家和文学家欧阳玄曾有诗云:“大围山高高几许,绝顶嵯峨戴林坞。石隙花开自夏春,地炉僧拥无寒暑。清流白鹇涤羽毛,绿树黄熊引筋膂。山腰日午婴儿啼,知有雷公出行雨。”讲的大约就是这个感觉。这一条登山道上游客稀少,我们行至半山腰才听到有人在亭子间说话的声音。大约四十分钟后,碰到三位游人,其中一位手里采摘了一小束金黄的野花,还一位扛着一面卷起的红旗。我问他们翻过山还有多远,他们讲前面不远处就是两省交界处了。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就到了与铜鼓交界处的一处湿地,海拔1472米处有警戒线,标明已到野生动物投食区,毕竟我跑不过云豹或者野猪,只好悻悻然原路返回。该景区还有一座佛塔和一大片红色仿古建筑,是在唐代红莲寺原址上修建的玉泉寺,因正在闭门大修,我们无法进入礼佛。

溯源七星岭

  七星岭在春季是漫山红遍的杜鹃花海,植被以灌木为主。由于大围山上有13处高山冰川湖泊和湿地,我们的母亲河浏阳河源头就在七星岭。此处有个?#35272;?#30340;传说,据说是天宫的七仙女下凡到仙女湖沐浴丢下的七色玉簪化成的仙景,那么杜鹃花该是她们的春装。为了春?#31455;凵投?#40515;花海,此处的登山步道修得很舒?#31034;?#33268;。在海拔1600多米高山之巅,浏阳河源头石碑像是一把厚厚的大刀直指?#25321;罰?#20174;此处几乎可以俯瞰大围山的全?#29627;?#32622;身于?#33258;?#32557;绕的高山平原上,令人感觉到离空明澄碧的云天特别近。不大的平顶好像是天台,有一户游客支起一个小帐篷在露营,我问他是不是住着帐篷过夜的,听口音他们是望城人;他说他在山上置有房产,每年夏季来此避暑。

作者李平

再走栗木桥

  大围山最早是森林公园,也是植物园,是天然的动物基因博物馆?#33073;?#21543;。这里除了杜鹃花海,凤尾竹海等种类繁多的植物外,还以奇石和小瀑布著称,所以不到核心景区栗木桥总是?#34892;?#36951;憾。以往我们都是从山底的森林宾馆后往上观景,这一次由于头一天登山腿部肌肉酸痛,只好选择驱车半小时到半山腰海拔大约960米处,从上往下游览。该景区是第四纪冰川?#20598;#?#36825;一段不像山顶那么静谧,峡谷中一泓清泉龙泉溪?#36335;?#20174;天而降,?#38553;?#32493;续绵延不绝;大大小小各种奇石肆意铺陈,清亮雪白的小瀑布终年在峡谷中流?#39318;擰?#23777;谷两边的红?#32929;肌?#38181;栗子树、美人蕉等各种树木也是横斜交错、随性野蛮的生长,与补天石和瀑布相印成趣,大圆石堆上密集的景区游客们往往戏水合影,流连忘返。大围山的石头由于地质结构变化,冰川的冲刷或漂移,无论是硕大的“补天?#26412;?#30707;,还是“听海神龟”,或者小小的无名石头,都是浑圆天成;也有神仙洞一样的天然洞穴,游客走累了可以进去歇脚。慢慢细细走下来很有妙趣,青山如琴,山泉如弦,有了水才有了灵动的活力。大约十一点我们便接到朋友的电话,催我们返回山顶小餐馆?#33489;埂?/p>

  这一趟休假的惊?#29627;?#19981;只是大围山的?#39038;头?#26223;,其实最令人感动的是散步时遇见不?#32423;?#21516;来休假的老朋?#36873;?#32769;同事,特别是教育局退休的冯老师,我们大学毕业分配到此地报到就是她办的?#20013;?#38420;别多年冯老师还执意要请我们?#33489;?#35805;谊。阔别家乡十二年,我没有想到我工作过的每一个地方,教育、文化、体育、宣传口等都恰巧有熟人在此地不期而遇,有多年相知共事的姐妹,有与我搭?#31561;?#24180;的老友刘先生,有二十年不曾遇到的故交,有在上海一起挂职的黎先生,故地重逢真是?#24515;?#20197;言表的?#33485;茫?#21917;茶,聊天,合影,散步其乐融融。

  我第一次来大围山是1998年东麓园开园,当时文化?#25351;?#36131;组织一台小型文艺演出,快开演了主持人却还没有到场,文化局的谭局长有点着急,就赶着我去顶替救场,那时我根本没有?#24613;福?#20063;没有主持人穿的礼服,就是T 恤衫和休闲白裤?#21491;簿谷?#19978;了场,如今想来都汗颜。

  大概在酷暑中才会对大围山有如此深刻的眷念,也正因为见到这么多的老友才会对大围山有如此的感怀,君问归期未有期,明年有缘我们再聚。

  (作者系长沙市政协副主席,民进长沙市委会主委,市体育局局长)

作者:李平     责任编辑?#33655;?#39134;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