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瀏覽  >  開明視點

張音悅:民族音樂的傳承與創新

發布時間:2019-06-03  來源:《人民政協報》2019年5月27日12版-書評·藝評

放大

縮小

  編者按:

  5月14日,由中華文化學院(中國社會主義學院)主辦,中華文化學院中華文化教研部、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培訓部承辦的以“國韻、名曲、明心”為主題的“中華文化傳承與創新系列活動·國樂專場”在北京上演。詩以詠志、歌以詠懷、樂以明心,承載著中華傳統文化的國樂在歷史變遷中催生出輝煌璀璨的文化藝術瑰寶,凝結成博大精深的民族音樂傳統。從禮樂興邦到六藝修身,先秦樂舞、唐宋的曲調詞牌至現代民族音樂,在國樂專場以講演結合的方式,得以濃墨重彩的展示。本期主題閱讀欄目整理主講人、中央社會主義學院第41期培訓班學員張音悅的精彩講演部分,以饗讀者。

?

  上下五千年、縱橫八萬里,偉大的祖國并非僅僅是我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更是祖先們世代耕耘和奮斗的家園,每一片土地都承載著無數的幸福與苦難、夢想與光榮。中國民族器樂成長在這深厚的沃土上,是中華民族和世界人民共有的瑰寶。繼承民樂之傳統、分享國韻之大美,是我們這代人的職責,也是使命。

  中華民族的樂器發展歷史悠久。1987年在河南舞陽賈湖出土的26支骨笛已有八九千年的歷史,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的可演奏的樂器,現在仍能吹出四聲、五聲、六聲和七聲階。我國古代8種制造樂器的材料,通常為金、石、絲、竹、匏、土、革、木8種不同質材。八音稱謂最早在3000多年前的西周即已形成。五聲音階,古代文獻通常稱謂“五聲”“五音”等,“五聲”的說法最早見于《周禮·春官》,是我國古代樂律學的基礎。五聲音階是按五度相生順序,依次為宮、商、角、徵、羽,如按音高順序排列即為Do、Re、Mi、Sol、La,像《四季歌》《茉莉花》《滄海一聲笑》等樂曲里的五聲音階體現得最為明顯。

  中華民族的音樂發展源遠流長,作品和典故浩如煙海。早至遠古帝王、夏商周等都有自己的樂舞,如黃帝《云門》、周《大武》、舜《韶》等,其中以《韶》最為出名,《論語》記載,子在齊聞《韶》,有感《韶》的恢宏壯美,三月不知肉味。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中國文人往往集文學家、政治家、軍事學家等諸多身份為一體。回顧古代歷朝歷代大家,其中鮮有專以文字為職業的人。他們多是現實社會生活與變革的實施者與體驗者,而非旁觀者。他們心懷天下、情系蒼生,用生命和理想譜寫最華美、燦爛和感動的篇章。故中國的很多傳世名曲除了好聽的音律和繁復的技巧外,其身后的歷史背景和文化底蘊也獨樹一幟,廣為世人贊嘆,比如伯牙與鐘子期的故事,又如琵琶與十面埋伏、春江花月夜的故事。

  琵琶是我國傳統的彈撥樂器,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該樂器音域寬廣、技巧繁復、音色清脆明亮、余韻悠長。彈撥揉捻間,珠落玉盤之甜美、金戈鐵馬之鏗鏘,皆得以淋漓盡致展現。白居易傳頌千年的《琵琶行》中則將這兩種氣質都表現出來,可稱作歷代文人描述琵琶最經典的一個篇章。琵琶樂曲分為琵琶武曲與琵琶文曲。武曲是用形象鮮明的音樂語言來表現一定故事情節的、氣勢較宏偉、結構較龐大的樂曲,如《十面埋伏》《霸王卸甲》《海青拿天鵝》等;文曲則是以抒情優美、簡樸動人的旋律,深刻表達人物內心思想感情、生動展示令人向往的意境的樂曲,如《春江花月夜》《陽春白雪》《月兒高》《漢宮秋月》等。《十面埋伏》是一首琵琶武曲,描寫了楚漢戰爭垓下決戰時,漢軍用十面埋伏的陣法擊敗楚軍,項羽自刎于烏江、漢軍得勝凱旋的故事,整曲分為列營、吹打、點將、排陣、走隊等13個章節。《春江花月夜》是一首琵琶文曲,通過委婉質樸的旋律、流暢多變的節奏、巧妙細膩的配器、絲絲入扣的演奏,形象描繪了月夜春江的迷人景色,像一幅色彩柔和、清麗淡雅的山水長卷,引人入勝,分為江樓鐘鼓、月上東山、風回曲水等10段。

  隨著歷史發展,音樂作為學識、才能、修養的重要組成部分的功能更加深入人心,被社會所認同與接受。儒家強調個人修養時,要求學生掌握的6種基本才能,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文以載道、歌以詠懷、樂以明心,音樂不僅陶冶心性,更成為人們抒發情感和志向的重要形式。回顧民族音樂對中華民族的影響,其巨大和深遠是不言而喻的。首先,在古代沒有哪個國家會把“樂”提至“禮樂治國”這樣的社會政治高度,也少有國家將其作為培養和衡量個人素質、修養的基本原則。其次,在中華民族數千年的文化史中,音樂承載了重要的傳承和傳播功能,滋養了無數的名士先賢,留下了難以盡數的傳世精品。僅以唐宋時期為例,其時的文人大多精通音律,并創造了浩如煙海的唐詩宋詞。這種全社會參與的音樂創作盛況,在世界范圍內也極為罕見。

  樂器也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創新。比如我所熟悉的二胡,據考證最早發源于我國古代北部地區的少數民族,時稱“奚琴”。其音色甜美悠揚、接近人聲、表現力極強。20世紀初,二胡始作為獨奏樂器出現在舞臺上,并逐漸成為民族器樂的重要代表。國樂宗師劉天華,是最早將民族器樂帶入現代音樂的大雅之堂,并使二胡藝術成為國樂的主角和代表。劉天華一生致力于改進國樂,“挽國樂于垂絕”,倡“為人生而藝術”,矢志創造“喚醒一個民族靈魂的音樂”。他共創作《空山鳥語》等10首二胡曲及《歌舞引》等3首琵琶曲,其改編的《飛花點翠》于1928年由高亭唱片公司錄制唱片,現已成為琵琶經典樂曲。這些工作,為二胡和琵琶專業的演奏奠定了基礎。尤其二胡十大名曲,無論思想還是技巧,是豐碑,更是我們民族音樂人前行的燈塔。我作為二胡演奏者,也會繼承前人的創新思想,不斷探索新時代的民樂表達,為時代演奏華美樂章。

  (作者系湖南省歌舞劇院副院長、民進湖南省委會委員、國家一級演奏員、二胡演奏家)

作者:張音悅     責任編輯:葉煒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
彩票刷量赚返水 大乐透 ag电子游戏是假的吗 边看小说边赚钱的软件钱视频 广东11选5 七乐彩新浪走势图 p3组三豹子 上海彩票幸运飞艇 福建麻将怎么玩新手 双色球预测杀号最准确 可以赚钱的极速版 快乐十分开奖预测 时时彩助赢计划软件ios 5分pk10全天精准计划 赚钱易平台怎么样 广西麻将烂牌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