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浏览  >  开明视点

未来从此刻开始

发布时间:2019-06-10  来源:《人民政协报》2019年6月5日10版-教育在线·周刊

放大

缩小

  就在完成了《未来学校》的初稿后不久,我读到了《终身幼儿园》一书。这位名叫雷斯尼克的美国学者撰写的这本著作,让我又一次有了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作者在书中呼吁,要打破学科、年龄、空间、时间上的诸多壁垒,和我所设想的未来学习中心的部分构想,非常相似。

  事实上,对未来教育的向往与勾勒,一国又一国、一代又一代的学者们,从来没有停?#26500;?#20165;仅在本书写作的前后,我就读到了很多此类著作:《去学校化社会》《让学校重生》《混合式学习:用颠覆式创新推动教育革命》《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互联时代的教育革命》《大学的终结:泛在大学与高等教育革命》……

  可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未来的教育,只是一幅蓝图,在不断被描绘,不断被修订,却并没有真正成为一幢教育大厦,成为?#32654;?#24819;栖居的现实。

  有的学者认为,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结果,之所以教育停滞不前、学校固守传?#24120;?#26681;本原因在于僵化的教育制度,在于教育没有发生结构性变革。因为教育工作者的思维模式在一代又一代沿袭,仍然是工业时代里的思维模式。受到这样的惯性思维模式影响,制定出的教育制度、所指导的教育行动,都仍然是传统的,自然无法?#35270;?#26032;时代的需求,也就无法真正让未来到来。

  《终身幼儿园》一书的作者为此在书中甚至写道:“事实证明,教育制度顽固地抵制着变革……即使新技术已经进入学校,大多数学校的核心教育结构和战略基本?#25925;?#27809;有改变,仍然停留在装配流水线的思维模式中,与工业社会的需求和发?#26500;?#31243;保持一致。”

  但是,我认为,制度作为推动群体工作的有效组织方法,固然是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但对每一个教育工作者而言,从个体上探索如何推进未来学习中心的建设,才是最细微也是最深入、最有效的重新定义教育之法。

  从个体而言,教育的根本问题?#25925;?#22312;于理论与实践之间的鸿沟。在世界范围内,我们都可以发现,能够把先进教育理论转化为实践,尤其是转化为一线教师的行动,将是一个格外艰难也非常漫长的过程。新教育实验正是在这样的全人类教育的困境中,以教师成长为起点,以“十大行动”为路径,在历时19年的探索中,以弥补理论和实践的鸿沟为目标,进行着持久而深入的努力。

  我一直坚信,之所以会有未来,恰恰是因为我们现在行动上的创造。从这个意义而言,未来学校与其说是在未来存在的学校,不如说是我们现在要去努力筑造的学校。这才是我写作《未来学校》一书的真正目的所在。

  所以,以描述未来学习中心来重新定义教育,归根结底并不是为了描绘一幅蓝图,而是为了梳理一条行动的路径。在行动的过程之中,任何蓝图都可以继续修订,可我们当下的行动,才是真正的未来。

  我曾经呼吁中国应该设立“国?#20197;?#35835;节?#20445;?#20026;了这个心愿,我每年呼吁,迄今已有16年。16年中,许多人询问:如果中国一直没有设立“国?#20197;?#35835;节?#20445;?#20320;会一直呼吁下去吗?我回答,是的,只是我呼吁的根本目标,其实并不是执著于一定要成立这个节日,而是希望全社会各个方面都能意识到阅读的重要性,从而更好地推动全民阅读。

  同理,梳理出这样一条通往未来学习中心的路径,其实并?#21069;言?#26223;放到明天。我们只有把指向未来的美好心愿,倾注到当下的生活中,落实到点点滴滴的言行之中,才能创造无限美好的今天。如果今天的每一个人,在教育之中,都真正拥有着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那么就在当下,我们就已经拥有了无限美好的未来。

  以未来照亮现实,是我们这一代教育人的使命。

  我相信,教育在走向未来的过程中,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创新,一人又一人的行动,新的美好万物,将会因此而来。

  (作者?#31561;?#22269;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

作者:朱永新     责任编辑:叶炜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