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会史钩沉

解放前夕上海静安寺庙弄里的民进早期活动场所

发布时间:2019-05-23  来源:上海市委统战部来稿

放大

缩小

  编者按:1945年12月30日,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于上海爱麦虞限路中国科学社(今陕西南路235号的黄浦区明复图书馆)。民进成立前后,两位主要创始?#23546;?#21465;伦、王绍鏊及其联系的上海文化、出版、教育界爱国民主人士和工商界爱国民主人士为反内战、反独裁、争民主,经常碰头聚会,商讨斗争策略。早期聚会的场所,有原联华银行八仙桥?#20013;校?#29616;西藏南路26号)会议室,谢?#26102;?#23478;中,上海北京西路广和居饭馆楼上,中国科学社,民本中学等等。本文中提到的郑振铎故居(东庙弄44号)为发掘民进早期活动场所提供了新线索,期待未来有更多相关资料“浮?#37834;?#38754;”,能就此开展考证探研,勾勒民进早期活动的清晰图景。

  今年时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上海解放70周年。在解放前夕,上海是各民主党派的重要活动中心之一,随着近年来各方的高度重视和研究的不?#20185;?#20837;,有许多新的史料被发掘出来,笔者在此就介绍一则。位于上海静安寺与久光百货之间,有一条连通愚园路与南京西路的街巷,目前是部分商业设施和临时网点,而在本世?#32479;?#26087;区改造以前,这里是一条著名的弄堂,其中有不少西式洋房和石库门住宅,这就是原南京西路1634弄,俗称庙弄(或东西庙弄)。许多知名人士曾居住在此,如著名作家阿英,著名社会活动家郑振铎等。香港作家叶灵凤(1905—1975)是个老上海老静安,他有一个名篇《静安寺的雪泥鸿爪》有专门介绍。

  在我的记忆里,上海静安寺附近一带,是一个令我特别不容易忘记的地方,因为不仅我自己在那里住过多年,就是许多朋友也曾经在那里住过。寺旁有几排弄堂,称为庙弄,可以想象原先一定也是庙址的一部分。庙弄里的房屋,都是一幢一幢的小洋房,虽然建筑年代多了一点,但是看来仍很精致。郑振铎先生就在这里住过多年。楼下前后两间都是藏书的地方,四壁都是书架,桌上也堆满了书。?#28304;?#20182;对中国戏曲小说俗文学发生了兴趣后,所搜集的全是中国线装书。书架上原先放的是西书居多,因为他早年本是研究西洋古典文学的。?#28304;?#20182;的研究兴趣有了转变以后,书房里的线装书愈来愈多,因此原先架上的西书,都被挤到书架背后,而且蛛网尘封,很少去动它们了。(叶灵凤:《新绿集》,香港新绿出版社1961年初版)

  其中讲到的郑振铎(1898—1958),是福建长乐人,中国现代杰出的爱国主义者和社会活动家、作家、诗人、学者、文学评论家、文学史家、翻译家、艺术史家,著名的收藏家,训诂家,国家文物局首任局长,也是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先驱(编者注:郑振铎是民进的发起人之一,曾任民进第一届理事会理事,第二届理事会候补理事),解放前长期居住在上海,具体住址经查阅其子郑尔康著《星陨高秋——郑振铎传》(京华出版社,2002年版)就是东庙弄44号。最近,笔者在翻阅郑振铎的秘书谢辰生先生的口述?#28304;?#35874;辰生口述——新中国文物事业重大决策纪事》(三联书店2018年4月版)时,意外的看到一段有关民进早期活动的资料。当年,谢作为郑振铎的秘书几乎每天都去郑的住所。以下照?#23478;?#27573;:

  在这个阶段我(指谢辰生)学到了很多东西。郑振铎在政治上是反对国民党胡作非为的。他家是个小楼,有个客厅,我就在客厅办公,来来往往的人都见过。郑振铎发起的民主促进会,就是在我待的那个客厅成立的。他是民进的发起人,后来倒也不怎么参加了。他搞民主运动,民进在家开会都在个那个小客厅,我就在旁边听着,听他们讨论怎么实现和平,怎么搞建设。民进里面我最熟悉的就是周煦良(编者注:周煦良曾任民进第三届中央理事会理事,第四至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他是周叔弢的侄子、周学熙的孙子。政治倾向方面我受郑振铎影响很深,因为我想参加革命,在政治上我跟他是一致的。郑振铎来往的人全是郭沫若、翦伯赞等名家,我也经常给他们送信。我知道郑先生跟共产党有联系,好多往来的人我也叫不出来名?#37073;?#37027;时候他们名字都是假的。所以,那时候我就是给郑振铎的民主事业工作,我过去一直没有?#24247;?#36825;些经历,其实?#20063;?#21152;革命工作从那时候就开始了。

  谢辰生先生目前仍健在,已近百岁高龄,是我国著名的文物专家。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共十三大代表、国家文物局顾问,现为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他1946年春夏间开始跟随郑振铎先生在沪工作时,年仅24岁。据他在文中的披露,当时上海民进的成员频繁在郑振铎家中活动,由于?#38382;?#36739;多,达到了“来来往往”的地?#20581;?#21487;能谢辰生先生对民进成立的情况不甚了解,所以他以为“郑振铎发起的民主促进会,就是在我待的那个客厅成立的。”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但是也从侧面指出,民进成立前后的很多重要会议,领导成员之间的碰头等都是假借郑振铎庙弄的家中进行的,“民进在家开会都在个那个小客厅,我就在旁边听着,听他们讨论怎么实现和平,怎么搞建设。”“郑振铎来往的人全是郭沫若、翦伯赞等名家,我也经常给他们送信。” 所以,根据谢辰生先生的口述,以及对当时情况的细致描述,也使我们生动详实的了解到了当时的一段重要历史,以及位于东庙弄44号郑振铎故居是民进早期重要活动地点的事实。现在虽然庙弄已经随着上海城市更新改造不复存在了,但是谢辰生先生仍然在世,非常值得我们向他了解更多更深入的情况,以补史之阙。

作者:李  迅     责任编辑:张歌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
广西快3和值计划 手机麻将算赌博吗怎么判刑 二期必出一肖 SG飞艇开奖结果官网 24张骨牌顶牛3.0 ig赛车是官方的吗 5000千12期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烂片如何赚钱 广东欢乐麻将微信群1元 西游争霸吃分过渡吐分 pk10直播开奖赛车直播网 AG捕鱼王3D反水时间 波克城市斗地主手机版 贵州11选5走势手机版 北京pk10靠谱刷水方案 东北麻将游戏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