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画——诗

发布时间:2019-06-10  来源:摘自《冰心全集》

放大

缩小

  去年冬季大考的时候,我因为抱病,把《圣经?#25151;我?#28431;了;第二天我好了,《圣经》课教授安女士,便叫我去补考。

  那一天是阴天,虽然不下雪,空气却极其沉闷。我无精打采的,夹着一本《圣经》,绕着大院踏着雪,到她住的那座楼上,上了台阶,她已经站在门边,一面含笑着问我“病好了没?#23567;保?#19968;面带我到她的书房里去。她坐在摇椅上,我扶着椅背站在炉旁。她接过《圣经》,打开了;略略的问我几节诗篇上的诗句,?#38498;?#23601;拿?#39318;?#24049;在本子上写字。我抬起头来,——无意中忽然看见了炉台上倚着的一幅画!

  一片危峭的石壁,满附着蓬蓬的枯草。壁上攀援着一个牧人,背着脸,右手拿着竿子,左手却伸下去摩抚岩下的一只小羊,他的指尖刚及到小羊的头上。天空里却盘旋着几只饥鹰。画上的天色,也和那天一样,阴沉——黯淡。

  看!牧人的衣袖上,挂着荆棘,他是攀崖逾岭的去寻找他的小羊,可怜的小羊!它迷了路,地下是歧途百出,天上有饥鹰紧追着——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牧人来了!并不责备它,却仍旧爱护它。它又悲痛,又惭悔,又?#19981;叮?#21482;温柔羞怯的,仰着头,挨着牧人手边站着,动也不动。

  我素来虽然极爱图画,也有一两幅的风景画,曾博得我半天的凝注。然而我对于它们的态度,却好像是它们来娱悦我,来求我的品鉴赏玩;因此从我这里发出来的,也只有赞叹的话语,和愉快的感情。

  这幅画却不同了!它?#21069;?#31034;我,教训我,安慰我。它不容我说出一句话,只让我静穆?#20102;?#30340;立在炉台旁边。——

  我注目不动,心中的感想,好似潮水一般的奔涌。一会儿忽然要下泪,这泪,是感激呢?是信仰呢?是得了慰安呢?它不容我说,我也说不出来——

  这时安女士唤我一声;我回过头去,眼光正射到她膝上的《圣经》——诗篇——清清楚楚的几行字:

  “上帝是我的牧者——使我心里苏醒——”

  她翻过一页去。我的眼光也移过去,——那面又是清清楚楚的几行字:

  “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28304;?#25196;他手所创造的……无言无语……声音却流通地极!”

  那一天的光阴早过去了,那一天的别的印象,也都模糊了。但是这诗情和画意,却是从那时到现在永远没有离开我——

  一九二〇年?#26049;?#20845;日

  注:本篇最初发表于1920年9月《燕大季刊》第1卷第3期,署名谢婉莹,后收入诗、散文集《闲情》。

作者:冰  心     责任编辑:张歌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