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在京都漫步“哲学的道”

发布时间:2019-06-13  来源:《辽宁民进》2019年第1期

放大

缩小

  在德国的海德堡,有一条著名的“哲学家小道?#20445;?#34987;称为“?#20998;?#26368;美丽的散步场所”。在那条山间小路上,留下了许多大哲学?#39029;了?#30340;足迹。在日本京都,也有一条同样叫做“哲学的道”的小路,同样可以被称为是“亚洲最美丽的散步场所”。一年春天我在京都,曾在朋友的引领下专程到这条“哲学的道”散步。

  京都是一座最有日本味的古城,这不仅仅是城中保留了诸多的古迹名胜,古韵流觞,更重要的是这座城市那种静谧闲适、不事张扬的气氛,无处不发散着日本传统的气息。我几次到京都,都沉浸在这种古朴而宁静的气息中,使自己的心灵有了许多舒缓和柔软的感受。

  “哲学的道”位于京都东山山麓的银阁寺附近。在京都,银阁寺与金閣寺齐名,但银阁寺并不像金阁寺那样金光粼粼,很远就看到它耀眼的光芒。银阁寺沒有想象的那样裹在银箔里,也不是堂皇气派,倒好像是一座隐藏在山林中的古代民居。银阁寺是室町幕府的足立義政在1482年建造,据说这座建筑并不是没有银子,而是要用特殊的方法去看才能看到。在夜晚,月光打在银?#31243;?#19978;,经过向月台的反射,照在隐藏于银阁寺屋沿下的银箔,站在堂中,就可以静静地欣赏这美景月色了。

  我从银阁寺园区的花间树丛中出来,经过一座小桥,就看到一个“哲学的道”的指示牌。这是从银阁寺到诺王子神社之间的一条小径,約有一公里半长。碎石铺就的路沿着琵琶湖疏水蜿蜒,曲径通幽。我漫步在这条小径上,只见一旁是小桥流水,一旁是树丛人家,绿茵掩盖下的小路沉醉在阴郁的宁静中。“哲学的道”又称为“花见小路?#20445;?#26159;京都主要的赏樱之地。据说在大正十年,位居京都书画重镇的书画家桥本关雪,其夫人在此种植樱花,取名“关雪樱”。现在,沿途小径和水渠两旁总共种植有500株左右的“关雪樱”。我来的时候,正是樱花期刚过的季节,虽然已经不见枝头竞相绽开的樱花,但仍有或白或粉紅的落櫻片片散落水面,条条樱枝深垂,几近水面,姿态优美,满路余香。低矮茂密飘舞着白花的雪柳,相伴于?#25918;浴?#19968;座座石桥横跨在小河上,成群的锦鲤尽情地嬉游在春风暖月下的河水里。静谧的气息中,只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和鸟啼声,间或有几个游客行人经过,也都步?#37027;?#36731;,低声细语,很?#40595;?#30772;了小路的宁静。兩旁有几间茶亭、咖啡馆和民俗艺术品店,也有几座庭院花园中的古刹神社,如?#26085;?#23546;、法然院、永観堂禅林寺、南禅寺、熊野若王子神社,座座古朴清幽,深具朴素简约的日本之美。我沿着小径悠闲地漫步,欣赏着沿途的景色,也使自己沉浸于过往的回忆,走进思绪的回?#21462;?#36825;是一条适合深思、沉淀心灵的路,是一条富有诗意与禅意的路。漫步在这条“哲学的道”上,不知不觉地就走进了哲思的意境之中。

  在“哲学的道”的一角,无声地伫立着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的纪念歌碑,石碑上的文?#25351;?#36848;了西田几多郎的人生哲学:“你是你,我是我,?#19968;?#30528;正如我的信仰”。据说,因为西田几多郎经常在这条小路上散步思索,有另一位教授受德国海德堡“哲学家小路”的启发,于1972年为这条小路正式命名为“哲学的道”。实际上,这里离当年的京都帝国大学校园不远,来这里散步的教授不会只是西田几多郎一人。然而,却是因为西田几多郎,才使这条小路获得了“哲学”的冠名。1910年,西田几多郎到京都帝国大学任教。他以对“禅”的思想体验与黑格尔哲学为基础,结合东西方哲学思想,成就了所谓的“西田哲学?#20445;?#34987;公认为是日本哲学界的“?#26469;?#21746;学?#20445;?#20182;也被称为“日本近代哲学的宗师”。而他在这条小路上思?#24049;?#23381;育的代表作《善的研究》,是日本明治维新以后销售最多、影响最大的一本哲学著作,被誉为“恐怕是日本人最初,且唯一的哲学书”。正是这本书标志着西田哲学思想的诞生和日本最初的“?#26469;?#21746;学”的形成。西田几多郎在京都帝国大学?#32676;?#22521;育出一批知名的哲学家,在日本近代哲学史上形成一个影响卓著的哲学学术团体“京都学派?#20445;?#25512;动了整个日本的哲学思想运动。

  与西田几多郎漫步“哲学的道”上的身影相伴,还有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河上肇。河上肇1908年开始在京都帝国大学任教,就住在“哲学的道”附近,也经常在这里散步?#32479;了肌?#27827;上肇听过西田几多郎的哲学课,与西田多有交往。也许,这两位哲人经常一起在这条小道上散步,交谈和思考着那些深奥的问题。在日本的思想史上,河上肇被誉为“求道者”。他以孔子的话“朝闻道,夕死可矣”为激励,认为“闻道是人生唯一目的,”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他曾这样描绘自?#28023;骸?#22914;在自己眼前出现真理,无论其为何物,都是不踌躇地立即接受之。既已接受,便追究不息,直至理解为止。只要依然认为那是真理,便敢于不顾身家性命,无视毁誉褒贬,尽可能以谦虚之心,无条件且绝对彻底地,一心一意服从追随之。”他还说:“这是我的人格的本质。”这种作为其人格本质的“求道”精神,?#24067;?#26159;义无?#20498;说?#36861;求真理的精神,使他不断克服旧我、超越自我,不断地突破和求索。河上肇的一生就是为“求道”而波澜迭起的一生。

  哲学之道不仅是京都最适合散步的路,还是一条最适合?#20102;?#30340;路。西田几多郎、河上肇以及京都学派的其他哲学家们,他们在“哲学的道”上漫步?#20102;迹?#22312;他们身上也必然流露出一股思想家的哲学气息。也许可以说,这些思想家在“哲学的道”上的思考、讨论和漫步,正是这美丽风景中的一道最美的风景。在“哲学的道”上弥漫的浪漫气息,更为京都增添了一?#23665;?#20154;心醉的诗意。

作者:武斌     责任编辑:刘政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
骰子猜大小怎么看走势 山西快乐十分网上买 365天天捕鱼游戏官方下载 时时彩后三直选的方法 北京11选5app下载 湛江养殖鹅能赚钱吗 内蒙古快三昨天开奖结果 百利宮娱乐 七星彩如何打才赚钱 北京pk10走势图 快乐8app 江西快三遗漏一定牛 北京快三基本走势图今天 时时彩四星稳赚方法 腾讯分分彩漏洞 微信捕鱼大奖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