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学苑  >  推荐阅读

香港极端势力的表现、影响与原因

发布时间:2019-08-19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放大

缩小

  当前,香港街头的暴力乱象引起广泛关注,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对香港政治与社会的影响巨大。回溯香港过去十年,香港极端势力发展迅速。2010年,在香港“泛民主派”的支持下,香港极端势力主要诉求为“反中国”与“反大陆?#20445;?#27492;为崛起阶段;2013年香港极端势力推出“香港?#21069;?#35770;?#20445;?#27492;为发展阶段;2019年香港极端势力公然辱国,进入高潮阶段。香港极端势力与建制派完全对立,受到“泛民主派”理念的影响,但比部分“泛民主派”极端,已成为香港近十年来诸多乱象的主要影响因素。

  香港极端势力主要有以下表现。一是对“一国?#34903;啤?#21407;则?#32622;?#30830;的排斥态度。香港极端势力不再满足于简单的“反华”“反共”等口号与诉求,而是思考香港的长远规划,为使香港彻底摆脱中国而寻找理论依据。极端势力不仅反对“一国”大原则,还企图?#25214;?#25193;大“?#34903;啤?#20043;间的距离。2015年前后香港各种“本土论”出台,呼吁香港永续自治,提出“香港?#21069;?#35770;”和“香港民族论?#20445;?#29978;至号召国际势力联合“拒中抗共?#20445;?#36825;些观点在香港反对派媒体的宣传下广为传播,影响甚远。二是运用激进手段推动社会运动。2011年成立的激进中学生组织“学民思潮”于2012年发起大规模社会运动,逼迫特区政府取消推?#23567;?#24503;育及国民教育科”计划。2014年的占中运动中,“学民思潮”再次发挥了主要作用。2016年大年初一,激进分子甚至利用暴力手段发动旺角暴乱。到2019年,香港极端分子的行为可谓“超越”历史。首先是香港反对派阻止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进而极端分子冲击和打砸特区立法会大楼,之后发展到围堵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中联办)大楼,并涂污国徽、喷涂侮辱国家与民族的字句。

  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造成三大影响。首先,极端势力?#29616;?#25361;衅“一国”底线。“一国”原则需要在两个方面得?#38454;?#37325;。一是国家的主权地位不能受到挑战,国徽是主权国家的庄严标志,必须得?#38454;?#37325;。二是国家的基本制度不能受到挑战。“一国”原则下中国的政治制度应该得?#38454;?#37325;,但香港极端势力既不认同也不尊重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其次,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不仅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也会?#25749;?#22823;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香港回归之初,香港建制派与“泛民主派”的对立并不?#29616;兀?#20108;者之间仍然具有理性讨论的空间。但香港极端势力崛起后,通过操弄诸种议题,香港社会内部对立情绪加重,香港与大?#34903;?#38388;自然也产生了一些对立情绪。再次,香港极端势力也对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法治是香港?#26102;?#20027;义赖以?#20013;?#21457;展和香港社会?#20013;?#31283;定的基础,极端势力通过吸引大量年?#23835;?#21442;加街头暴力活动,正?#25214;?#23558;香港引入失控的危险境地。

  可以说,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是部分港人对香港“优越?#23567;?#20007;失的焦虑与极端反应。回归前,香港已经是世界经济体系的一员,中国大陆还在为加入世贸组织而奋斗,香港自然有一种经济上的优越?#23567;?#22238;归后,随着大陆融入世界经济体系,香港优势逐渐丧失,部分港人内心失落,他们又从价值观上寻求?#28304;?#38470;的“优越?#23567;保?#35748;为香港社会的自由、法治优于大陆。在各种“优越?#23567;?#30340;背后,部分港人长期以来一直追求一个目标:要将香港建成大陆的样板。这一目标本无非议之处,但香港回归后,部分港人越走越偏,他们否定特区政府提出的涉及香港政改?#22836;?#21046;的议题,甚至与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对抗。但是,香港也要正视现实。部分极端势力所利用的这些“优越?#23567;?#22312;中国崛起和民族复兴的大背景下,必定会逐渐丧失。在“一带一路?#32972;?#35758;下,中国只会更加国际化,在粤港澳大湾区战?#21592;?#26223;下,香港必定会融入国家整合的潮流。大陆才是香港所倚,国家才是香港所依,香港要保持任何优势和持久发展,只有在大陆和国家的支持下,才具有现实意义。

  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也是部分港人对英美势力的幻想所致。尤其是最近英国新首相上台,不排除美英联手的可能。英国政府在香港回归之后,多次就香港事务发表意见,也多次接待香港反对派人物。但是,英国的任何所谓“支持”都是没有法理依据的。香港回归后,美国对香港事务的介入远超英国。美国早在回归前的1992年就制定了《美国——香港政策法》,承?#24471;?#22269;将在回归后依然维持香港的独特地位,并?#28304;?#20026;条件压制中国政府,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遵守“一国?#34903;啤保?#32654;国将根据该法,废除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部分港人自以为这是香港维持独特性的国际支持,因此恣意妄为,不惜撕裂香港社会,不惜?#25749;?#22269;家与大陆同胞的感情。但是他们忽视了一点:美国已经将香港视为一枚对付中国的棋子。在近年来美国对华施压的大背景下,美国政府各种支持香港极端势力的言论无异于乱港毒药。美国的算盘无非是?#34903;鄭?#19968;是在美国的支持下,香港极端势力继续乱下去,中国政府会担心美国不再给予香港特殊地位而不敢对香港极端势力动手,这样香港极端势力和“反对派”将逐渐坐大,最终主导香港并走上与中央对抗的道路;二是当香港极端势力乱到无法收拾,中央政府不会坐视不管,必定会出手。到那时,中国政府就会被国际反华势力指责破坏“一国?#34903;啤保?#32780;美国或许也将不再给予香港特殊地位,这样香港经济可能发生震荡,但这不会对香港造成持久影响。无论哪一种算盘,香港仅仅是美国的棋子而已,其后果的利与弊,香港人民须自明。

  (作者: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作者:沈本秋     责任编辑:施海燕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