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学苑  >  推荐阅读

“颜色革命?#20445;?#19968;场虚伪的政治阴谋

发布时间:2019-08-19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放大

缩小

  近来,暴力乱港事件引起广泛关注。在机场围殴内地游客、记者,暴力冲击、打砸香港立法会和围堵中联办大楼,用毒性化学粉末、汽油弹等危险工具攻击警察……一次?#20266;?#21147;事件,让世人看清了香港所谓“?#25512;?#31034;威”的真面目。种种不可理喻的行为让人不禁想问:香港到底怎么了,香港因何而乱?

  8月7日,国务院港澳办和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在深圳共同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上,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直截了当地指出,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中,一些人鼓吹“港独?#20445;?#21898;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包围和冲击中联办,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这些行为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正如香港不少人士所说,修例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20445;?#22240;其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而命名。其一种较宽泛的定义,是指21世纪初期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和中东北非地区的一系列以颜色命名、?#38498;推?#21644;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另一种是比较狭义的定义,专指某些独联体国2003年至2005年?#38498;推健?#38750;暴力方式进行的政?#20266;?#38761;。

  表面来看,“颜色革命”似乎是一个国家内部民意的反?#24120;?#20294;实际上,“颜色革命”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干涉的结果,是一场披着“自由”“民主”外衣的政治阴谋,往往导致?#24535;?#30340;社会对立和动荡。

  一、 独联体国家“颜色革命”

  经典的“颜色革命”是指2003至2005年独联体地区三国所发生的三次重大政治事变:2003年11月,萨卡?#21442;?#21033;手?#32622;?#29808;花逼迫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下台并取而代之,从而拉开独联体地区“颜色革命”的序幕。2004年秋,乌克兰在总统选举中发生激烈政治斗争,尤先科以橙色为标志向其政治对手发起攻击,最终获胜,这就是著名的“橙色革命”。2005年3月,吉尔吉斯斯坦议会选举发生剧烈的政治震荡,阿卡耶夫总统在骚乱中流亡国外,巴基耶夫坐上了总统宝座,这就是所谓的“郁金香革命”。

  “颜色革命”在独联体屡次发生,不是简单?#25512;?#36890;的政治事变,而是苏联东欧剧变的?#26377;?#33487;联解体后,所有15个国家都处于艰难的转轨进程中,很多独联体国家政权简单复制西方模式,违背国情,违背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社会经济遭受严重挫折,大多数民众生活水平下降。各国几乎都处于腐败严重、矛盾激化和民众不满的状态中。内在因素给了反对派通过制造政治危机进而夺权的借口,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干涉则对“颜色革命”的发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为了对独联体国家进?#23567;?#27665;主改造?#20445;?#32654;国在独联体国?#39029;?#31435;非政府组织,培植反政府力量,进行长期政治渗透,还招募激进的青年学生组织作为发动颜色革命和“街头政治”的先锋队。在相关国家举行议会或总统选举时,美国借助各种公开或隐蔽的手?#21361;?#22914;制造政治经济危机、组织街头游行示威、媒体宣传,甚至是暴恐等,极力扶植其支持的政权反对派代表人物赢得选举。

  然而,“颜色革命”并没有给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三国带来总体?#38382;?#30340;好转,反而使上述三国的社会政治局势?#20013;?#21160;荡,经济一路下滑。尤其是2008年国?#24335;?#34701;危机爆发后,这些国家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民众生活水平不断下降。赢得选举只是一时的胜利,在变动不居的政治经济?#38382;?#19979;,通过“颜色革命”上台的几位执政者也相继下台。

  二、中东北非“阿拉伯之春”

  “阿拉伯之春”是中东北?#21069;?#30340;“颜色革命?#20445;?#25351;2010年12月底发端于突尼斯,继而几乎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一系列通过游行示威或武装冲突推动政府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乃至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的社会运动。

  “阿拉伯之春“运动的爆发与美国在该地区推行的大中东民主计划密不可分。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国政府认为,在中东地区推行西方自由民主是维护美国在中东利益的重要保证。2002年,美国国务院启动“美国-中东伙伴计划?#20445;?#35813;计划的目的在于支持谋求中东北非变革的团体和个人,推进中东地区的民主变革进程。2004年6月,美国在八国集?#27431;?#20250;上提出“大中东北非民主计划?#20445;?#35201;求发达国家为阿拉伯国家监督选举提供?#38469;?#25903;持、培训独立新闻记者、增加?#33489;?#25919;府组织的援助等。从2002年至2012年,美国为实施上述计划向中东国家的1000多个项目提供了约6亿美元?#25163;?#27492;外,美国和西方更打着“人道主义”旗号,对叙利亚等国动辄追加制裁,对中东国家内政横加干涉,暗中培?#21442;?#26041;利益代理人,推动当地政权更迭。在西方策动下,中东北非地区陷入?#20013;?#21160;荡,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等国先后发生政权更迭。

  “阿拉伯之春”引发的动荡使以往中东地区不同政治势力、不同宗教派别以及世俗政治和宗教信仰之间形成的脆弱平衡被颠覆。西方模式的竞争性选举一时难?#38405;?#32858;政治共识,触发了更大范围的阶层冲突、族群冲突、宗教冲突、地域冲突,甚至导致血?#26085;?#20105;。几年下来,突尼斯政权频繁更迭,埃及经济?#20013;?#20939;敝,利比亚派别纷争、军阀割据,叙利亚?#20013;?#20869;乱更催生“?#20102;?#20848;国”异军突起,血腥杀戮震惊世界,无数普通人死于战乱,大批难民流离失所。数百万难民涌入?#20998;?#19981;仅使?#20998;?#38754;临沉重的负担,还撕裂了?#20998;?#31038;会,加剧了?#20998;?#30340;分?#36873;?#26366;经支持和参与“阿拉伯之春”的欧盟,也不得不忙于应?#38405;?#27665;危机和稳定中东局势。

  三、“颜色革命”新趋势

  “颜色革命”主要采取7种典型手?#21361;?#21033;用非政府组织实施长期政治渗透;利用?#26263;?#20116;纵队?#20445;?#35199;方国家在演变目标国内培植的内奸、叛徒或颠覆分子)作为利益代言人;利用青年学生、激进势力作为运动骨干;利用弱势群体作为运动基础;利用媒体为运动造势;利用双重标准混淆是非;利用暴恐掀起运动高潮。

  值得注意的是,特?#21183;?#19978;台后,美国的单边主义、霸权主义行径日益显著,在其大力支持和干涉下,数国出现“颜色革命”的苗?#27867;头?#38505;。研究发现,除了屡试不爽的“老套路”外,美国助推的“颜色革命”又发明了一些“新花样?#20445;?#36827;一步升级换代为“颜色革命”2.0版,呈现出值得关注的新趋势新特征。

  一是从借助“街头政治”力量转向破坏宪法程序,直接扶植反对派上台。“街头政治”的动员期和发?#25512;?#36739;长,且有可能受到强有力管控而中途夭折。因此,美国以更加粗暴和赤裸的方式作为替代方案,不惜严重破坏民主程序和宪法秩序,意图直接实?#21046;?#39072;覆政权的政治目标。在委内瑞拉政治风波中,尽管存在现任总统马杜罗竞选舞弊的嫌疑,但是反对派一直拿不出强有力的证据,煽动的“街头政治”旷日?#24535;茫?#36880;渐遭到老百姓的反?#23567;?#29305;?#21183;?#25919;府置委内瑞拉宪政和法定程序于不顾,公然?#20848;?#22810;个国家直?#26144;?#35748;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为“临时总?#22330;保?#21387;?#20219;?#20869;瑞拉重新举行大选,使得委内瑞拉政治危机?#20013;?#21319;级,现政权被推翻的风险随之增加。

  二是从利用内部矛盾转向加大政治经济制裁力度,刻意制造社会混乱。利用目标国内部经济政治问题进行刻意?#31209;?#21644;炒作,进而操控舆论和民意,是以往“颜色革命?#27604;?#24471;成功的重要因素。近几年,特?#21183;?#25919;府奉行了一套更加直接和务实的做法,即?#27833;?#37096;加大政治经济干预力度,最大限度造成实?#19990;?#38590;,从而扼杀目标国经济社会?#38382;?#22909;转的机会。美国对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国进行了严厉的制裁,阻碍它们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投资等经济往来,禁止国?#39318;?#32455;对这些国家的国际援助和人道主义援助,为反对派提供活动?#24335;?#21644;各种支持,?#22836;?#36825;些国家的领导人(包括限制出境自由和冻结海外?#20160;?#36827;一步恶化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环?#24120;?#21051;意制造社会混乱,加速“颜色革命”到来。美国大使馆和驻外机构不仅向驻在国政府不断施压,还与反对派积极接触,提供政治训?#27867;?#23454;际指导,成为煽动“颜色革命”的海外大?#23621;?/p>

  三是?#29992;?#22269;积极推动“颜色革命”转向“群狼战术?#20445;?#32852;合多国集体施压促变。网络巨大的政治宣传功能和政治动员功能已经一再被“颜色革命”的实践所证实。近几年,美国已经不满足于通过网络进行负面宣传?#28595;?#40657;”目标国政府和领导人、帮助反对派动员串联和提供网络课程培训等经典做法,变出了若干新招数、新花样。美国出动网络黑客直接侵入目标国内网,进行信息窃取和病毒植入,?#34987;?#20449;息网络系?#24120;?#21516;时为美国提供战略情报。通过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网络课堂等各种鲜活载体争取青年受众,隐蔽渗透西方价值观。通过互联网大数据搜集和?#27835;觶?#31934;准掌握目标国社会心理和舆论动向,为左右心理、引导舆论提供?#38469;?#25903;持,帮助反对派及时调整策略、改进战术。长远来看,互联网的跨国性、渗透?#30776;约?#22312;“颜色革命”中更广泛地运用信息化手?#21361;?#23558;?#20013;?#22686;加各国防范“颜色革命”风险的难?#21462;?/p>

  四、总结

  “颜色革命”是21世纪以来美国对其他国家更迭政权、实现战?#38405;?#26631;的重要手?#21361;?#20854;?#23616;?#26159;赤裸裸的颠?#37319;?#36879;行为和“?#25512;?#28436;变”翻版。表面上,美国支持“颜色革命”是在践?#23567;?#33258;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20445;?#20294;实际上,美国是在借此搞垮异己政权,创造更有利于维护美国战略利益的国际环?#22330;?/p>

  所有经历了“颜色革命”的国家都在面临相似的后遗症。在革命激情褪去?#38498;螅?#36825;些国家的现状并没有变得更好,替代政权被事实证明更加糟糕。由于缺乏政治经验,他们无法填补权力真空稳定政权,?#21442;?#27861;弥合革命过程中造成的社会分裂,政?#32622;?#20020;碎片化危险,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现代化进程也因此减缓甚至迟滞。历史已经表明,民主并不是一把万能钥匙,不能自动解决各国的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在国家建设尚不完备时,现代西式民主中的竞争性选举与各国民族、种族、宗教等矛盾交织在一起,只会带来更大的撕裂,导致无尽的纷争。

  当前,香港乱局中的种种迹象已经表明,这就是美国干涉的又一场“颜色革命”。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和内地网友看出,极端分子的暴力行为是有严密的组织和指挥的。据香港《大公报》《文汇报》《星岛日报》等媒体报道,在暴乱中有外籍人员亲身进场,戴?#27431;?#27602;面具,点?#38469;?#25512;?#25285;?#25512;向警方;还有外籍人?#32972;?#24403;场外?#38469;Γ啊?#27915;指挥’在手机上通过社交软件向暴徒通报警方的最新动向,称‘警方仍与你们有段距离,但正向下个十?#33268;?#21475;推进’”。日前,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头目黄之锋、罗冠聪等人与美国驻港领事馆的政治部主管交流的?#25484;?#34987;曝光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38505;恕保?#22768;称美国政府的代表会“定期与港澳人士会面”。在此次香港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美国的身影无处不在。

  拿着美国的?#25163;?#22312;美国的指挥下,一边高呼“自由”“民主”“法治?#20445;?#19968;边制造街头暴动,冲击特区政府机构,极端分?#28216;?#20102;一己私利无视香港的?#27604;?#31283;定,不断挑战国家的政治底线,不仅会撕裂香港社会,损害香港法治,?#37319;撕?#20102;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在这场虚伪的政治阴谋中,不怀好意的野心家可恨,冲锋陷阵的暴徒可恶,人云亦云的乌合之众可悲。香港民众应当认识到,美国只?#21069;?#39321;港当做对抗中国的一枚棋子,棋下完了便会拂袖而去,留下一片狼藉让香港民众自食恶果。人们应当认识到,中国才是香港的归属,“一国两制”才是保证香港自由?#27604;?#30340;政治基础。中央政府的宽容是有限度的,祸乱国家社会的“颜色革命”在中国的领土上是不会成功的!

  (本文系相关材料综述而成,光明网冯莹整理)

作者:     责?#20266;?#36753;:施海燕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