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唐弢的藏书

发布时间:2019-08-21  来源:中国现代文学馆网站

放大

缩小

  图书典籍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有着悠久的藏书历史。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有私人藏书?#39029;?#29616;;历经汉魏六朝至五代,日见其盛;有宋一代,私家藏书已与官府国家、书院道观,成三足鼎立之势。历代私藏书家不乏其人。明代宁波天一阁主范钦常熟汲古阁主毛晋;清代曝书亭主朱彝尊及钱大听、孙星衍、?#26333;?#28872;等,藏书近十万卷,均是赫赫有名的大藏书家。他们是保存我国珍贵古代典籍的功臣。近现代也有几位大藏书家,一位是长乐郑氏(西谛),一位是芜湖钱氏(阿英)、一位是绥中吴氏(晓铃)、一位是镇海唐氏(晦?#37073;?#37073;振铎以藏宋明善本见长(书捐国图),后?#23567;?#35199;谛书目》行世;钱杏邨以收藏晚清小说戏曲见长(书捐家乡芜湖),著?#23567;?#26202;清戏曲小?#30340;俊罰?#21556;晓玲以藏明清戏曲小说善本见长(书捐首图);唐弢则以收藏期刊及现代作家著作珍本闻名(书捐现代文学馆)。他们穷毕生之心力,藏书数万卷,尽收海内外珍本,堪列我国大收藏家之伍。为我国的藏书学做出了重大的?#27605;住?/p>

  对于唐弢的藏书,巴金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文学馆有了唐弢的藏书,文学馆就有了一半。”唐弢藏书的数量虽然不及馆藏总量的八分之一,但其质量远胜其它文库的藏书。我们曾对唐弢藏书进行了一年多的著录整理,结果证实巴老的话千真万确。 ??????

  一、?难得一见的珍稀本?

  唐弢先生的藏书有两大特色?#36203;?#31232;本、签名本。其一就是为人称道的珍稀本。这些珍稀本,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珍本,更为一些藏书爱好者垂涎。

  唐弢文库的藏书共有平装图书23000千余册;线装书2000余册,600余种外文图书(含日、法、英、俄文);期刊近2000种。其中毛口书1300余册;签名本600余册;初版本1500余册(1937年以前);珍稀本600余册。

  《晦庵书话》中提及的百余种珍稀本。

  比如:《域外小说集》(一、二册),32开,显?#23435;?#25903;等著,周氏兄弟译。1906年2—6月出版,初版,毛口,钤唐弢藏书印。此书只印四十部。

  《官场?#20013;?#35760;》(1—18册),李宝嘉著,48开,1905年出版。世界繁华报本。?#26376;?#38271;魁印、马氏第堂长魁藏书章。此本为《官场?#20013;?#35760;》的最早版本。

  《老?#26447;?#35760;》(一、二册),刘鹗著,32开,1907年5月出版。神州日报社本。为此书早期重要的版本之一。钤家璨、晦庵唐弢藏书印。 ?

  此外还?#23567;对?#30028;旅?#23567;罰?#20809;绪二十九年,1903)、《地底旅?#23567;罰?#20809;绪三十二年,1906)、《天演论》(光绪辛丑,1901)、《巴?#29864;?#33457;女遗事》(光绪辛丑,1901)、《经国美谈》(光绪二十八年,1902)、《雪中海》(上下)(光绪二十九年,1903)、《迎因小传》(光绪二十九年,1903)、《俄国情史》(光绪二十九年,l903)、《瓜分?#19968;?#39044;言记》(光绪二十九年,1903)、《重译昕夕闲谈》(上下)(光绪三十年,1904)、《海天鸿雪记》(光绪甲辰,1904)、《十五小豪杰》(光绪三十年,1904)、《黑奴吁天录》(光绪三十一年,1905)、《女娲石》(光绪三十三年,1907)、《黄帝魂》(宣统元年,1909)、《惨世界》(宣统二年,1910)。 ?此外还有邹容的《革命军》、周树人的《生理?#24808;濉?#21450;《中国矿产志》(油印本)、《中国小说史》(线装?#24808;澹?#21021;稿本)、《史家对小说之论录》(线装本),《会稽郡故书杂集》(线装)、《韩国三十年史》(非卖品)等都是难得一见的珍本,有的是海内外孤本。 ?

  以上是晚清时期的珍稀本。民国时期也有不少珍本。 ?

  诸如:《引玉集》(1934年)、《凯绥?#35272;?#24800;文版画选集》(1936年、共印103本,此书为第7Z本)、《使命》(李健吾著,1940年,有禁发章)、《?#30830;紜?927年初版)、《苦闷的象征》(日本·厨川白村著,1924年初版)、《西还》(1924年初版,俞平伯赠叶圣陶本)、《玉君》(杨振声著,民国十六年初版)、《遥夜闺?#23478;罰?#27665;国三十七年初版,共印l00本)、《百喻经》〔民国三年)、《海盗船》(民国二十三年、自费印书)、?#23545;?#22812;》(川岛著?l924年初版)、《竹林的故事》(冯文炳著1925年,绝版)、《灵海?#27605;罰?#24208;隐著,1931年初版)、《茶杯里的风波》(彭家煌著,1928年初版)、《草原故事》(巴全译,I931年,马来西亚本、难得一见)等等。以上珍本的版本价值,《晦庵书话》中都有详实的文字。这里不再赘言。??

作者:     责任编辑?#36203;?#27468;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