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唐弢书话内外

发布时间:2019-08-26  来源:摘自中国现代文学馆网站

放大

缩小

  一

  从20世纪中国文学史着眼,说唐弢具有作家、学者和教师、以及新文学图书收藏者这样三重身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自1930年代到1980年代的五十多年间,唐弢的名声虽然并不是特别显赫,但却是众多左翼文化人中的重要一员。和他的作家、学者、新文学图书收藏者的三重身份都有着某种关联,他的声誉一部分来自他众多作品中的一个?#20998;鄭?#21363;新文学书话。

  书话,单纯从?#32622;?#19978;理解,?#37096;?#20197;解释为“话书”或“书之话”,即对于图书的介绍与评价。对这个民国以后才出现的文体,唐弢由中国传统文学中的“诗话”、“词话”、“曲话”和“以文献为主,专谈藏家与版本的如《书林清话》”总结过他所谓“书话”的文体特征,即“着眼在‘书’的本身上,偏重知识,因此材料的记录多于内容的评论,掌故的追忆多于作品的介绍。”又表示他欲企及的目标是:“竭力想把每段《书话》写成一篇独立的散文:有时是随笔,有时是札记,有时又带着一点絮语似的抒情”(《书话·序》1962)。若干年后重订《晦庵书话》时又进而提炼出作为“散文”的书话之理想要素:“一点实事,一点掌故,一点观点,一点抒情的气息;它给人以知识,也给人以艺术的享受”(《晦庵书话·序》1979)。在同时期的另外一个场合,他再次表达过类似的观点,?#37096;?#20197;视为对那个观点的一种解释、一次明确与强调:“而书话的?#38382;?#20063;确是多种多样的,怎么写都可以。但我反对有些人把书话仅仅看作资料的记录,在更大的程度上,我以为它是散文,从中包含一些史实,一些掌故,一些观点,一些抒情的气息,给人以心地舒适的艺术的享受”(《〈林真说书〉序1982》)。

  细察唐弢关于书话前前后后三次表述,可以看出对书话文体的个人界定和理想在大同中存在着小异,即是由最初的有所“偏重(知识)”、“材料的记录多于内容的评论,掌故的追忆多于作品的介绍”而逐渐趋于“知识”与“艺术享受”并重,形成了所谓“四个一点”或“四个一些”即“史实、掌故、观点、抒情气息”四者并重的书话体散文的个人观点。这个“史、故、观、情四者并重的书话体散文观”恰恰又对应了唐氏作家、学者、新文学图书收藏者的三重身份。因为热衷于图书收藏,所以有撰写书话的特别条件;因有学者眼光,?#39318;?#37325;史实和观点;因固有的诗人气质和散文家情怀,而执着于抒情气息与图书后面的轶闻掌故。如此理解唐弢的书话观以及个人书话风格的生成,应不至大谬吧?

  二

  照唐弢自己的说法,他的“检书、买书、读书、写书”的六十二年,是经过了一个从“?#35805;?#20080;书”到“有目的地买书”终至于对书的感情“渐渐地淡下去”的过程。他在晚年撰写的短文?#27573;?#21644;书》回忆这一过程详尽而兼带耐人寻味的大感慨,从1927年到1941年,他自谓属于“?#35805;?#20080;书”阶段,十五年中,“就零星购了一些文言著作”和“一些‘五四’以后的白话书,随读随扔,所余不多”,至1942年,?#31449;?#20837;侵上海,“家家烧书、撕书,成批地当作?#29616;?#21334;书”,这才开始“有目的地”、“大批购书”,买书的重点则是“偏于‘五四’以后”。1959年9月从上海调?#26412;?#27492;后开始另一段购书生涯。既有存书,无论是主动还是“被迫”成了“藏”书家,撰写书话的客观条件毕竟具备了,这就有了1945年春天“蛰居上海,有时披览书籍,随手作些札记”之举,开始了唐弢书话撰写、发表、出版、再版乃至于被尊奉为“在书话创作方面总其大成”的书话“大家”之旅。

  唐弢书话最早见载于《万象》,继而大量发表于《文汇报》的“世纪风”和“文化街”,后来《联合日报》(晚刊)、《文艺春秋》、《动力文丛》、《文讯》、《时与文》以及香港《大公报》都或多或少地刊载过。这可以算是第一阶段,前后写了?#35805;?#20108;三十篇之多。第二阶段始于1956年《读书月报?#20998;?#32422;,先后在该年第10、11、12期和1957年第1期发表了《开场白》《域外小说集》《画册的装帧》《线装诗集》?#24230;?#21202;·凡尔纳》和《药用植物及其他》六篇,其后1961年4月5日开始在《人民日报》副刊连续发表,至1962年6月1日,前后又发表二十余篇,终至在1962年6月由?#26412;?#20986;版社出版了唐氏第一本书话集,书名就《书话》二字,收入其中的除了新撰的书话,亦?#23567;把?#25913;”于旧作者。然这一阶?#20301;?#21487;说还有后续,即1965年后半和1966年初在香港《大公报》发表的“书?#21069;?#35760;?#27605;?#21015;,随后“文革”开始,这一阶段才算结束。第三阶段是一跨十三年后的1979年,作者将1945至1966前后二十余年中撰写的全部书话结集为《晦庵书话》并新撰序言,翌年由?#26412;?#19977;联书店出版,此后虽仍有书话体散文写作,但不再有先前专以“书话”标示的连续刊载了,直到1990年代离世后别人编辑的《唐弢书话》、《唐弢文集·序跋书话卷》出版,所谓唐弢书话才算有了比?#20808;?#38754;的终结。

作者:子张     责任编辑:张歌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
腾讯分分彩计划网页版 网上兼职赚钱是否可靠 腾讯分分彩官网下载 在天等农村做什么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抱资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去他妈的加班开个玩笑赚钱要紧 北京pk10彩票漏洞 干饮食什么赚钱 福建11选5人2稳赚 内蒙快三开奖直播现场 青鹏棋牌手机官网充值 双色球分析软件 杰克棋牌安卓版下载 竞彩足球奖金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