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聚焦

回到傅雷的美術史

發布時間:2019-08-27  來源:《光明日報》2019年8月24日12版-光明悅讀

放大

縮小

  論及美術史的著作林林總總,但傅雷先生的《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雖成稿已逾80年,卻仍每每使人有讀之常新的感受。這或許便是這部經典之作的力量,它向人們講述藝術的歷史,而其自身也跨越了時間的綿亙,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  在書寫美術史方面,傅雷先生可謂提供了一個早期的范本。20世紀30年代,傅雷受聘于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并擔任美術史課教席。《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便是在其講稿的基礎上修訂、補充而成的。書中論及歐洲文藝復興以來的多位藝術大師及其傳世名作,兼及風格與流派。以重要的藝術家和作品為中心,頗有以點帶面的巧思,在當時的西方美術史編寫體例上是個創新。

  書里所體現出的歷史觸感是豐富而生動的。

  豐富者,是因其中有對那些歷史杰作的細致描述,對造型技藝的精當評點,還有對社會、歷史、哲學、文學、音樂等文化諸方面的講述,將作品之中的信息與作品之外的信息溝通連接。能做到這一點,無疑得益于傅雷廣泛多樣的學術興趣。他1928年赴法學習藝術理論,在課業之余,還在盧浮美術史學校修習美術史,對音樂亦有濃厚的興趣。同時,他作為翻譯家的身份也為人們所熟知,許多文學名著如羅曼·羅蘭的《約翰·克利斯朵夫》、巴爾扎克的《高老頭》等均由其譯介給國人。他在文學藝術多領域的學養修為成就了這種美術史敘述的豐富性。

  生動者,是全書行文絕沒有那種刻板的面目。僅前三講,對藝術家和藝術作品的歷史認知就各有章法。談喬托的繪畫,是由圣方濟各的宗教思想引出,思想變革與藝術變革相映;講多那太羅的雕塑,則從藝術家一生幾次重要的風格轉型娓娓道來,主體強烈的創作理想成為敘事核心;而在詳述波提切利之前,又先勾勒了當時佛羅倫薩藝術繁榮的盛況。敘述角度多樣之外,語言的詩意化也是這部美術史著作的重要特色。優美的文學化的語言在書中比比皆是,如這段描述:

  在《維納斯的誕生》中,女神的長發在微風中飄拂,天使的衣裙在空中飛舞,而漣波蕩漾,更打造了全畫的和諧氣氛,這已是全靠音的建筑來構成的交響樂情調,是觸覺的、動的藝術,在我們的心靈上引起陶醉的快感。

  這種行文風格讓《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還具備了文學意義,它不僅使歷史中的藝術作品有了鮮活的氣息,同時還拉近了普通讀者與藝術史之間的距離。這份洋溢的審美熱情為這本書的“親民”提供了契機,它超越了專業美術學習的圈子,為今天人們熱切渴望的那種以完善人的修養與人格為重要目的的美育提供了養分。

  這里似已涉及《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的當代價值,不過我們仍可把它作為一個歷史文本來看待。

  在序言中,傅雷說“年來國人治西洋美術者日眾,顧了解西洋美術之理論與歷史者寥寥”,這說明他的確把自己的論述作為對一個歷史情境的回應。在他寫作此書的時代,中國藝術的未來道路像中國社會、政治、文化其他方面的探討一樣,充滿著革新的熱情與建構的焦慮。西方現代主義的藝術技法傳入中國,但由于沒在歷史梳理中正本清源,常造成創作中膚淺的形式模仿。傅雷作此書,特強調中西藝術之別。“夫一國藝術之產生,必時代、環境、傳統演化,迫之產生,猶一國動植物之生長,必土質、氣候、溫度、雨量,使其生長。”(見《序》)傅雷也是丹納的實證主義藝術理論著作《藝術哲學》的譯者,這句話看著便很有丹納的腔調。但提醒時人注意東西藝術之相異,并非要阻隔東西調和,而是希望人們更深入地理解西方藝術的歷史源流,惟深刻之研判,方能為我所用。這種對他者文化理性的態度,是本書寫作的重要基調,對理解彼時跨文化碰撞中的中國美術理論發展也不啻為一份重要史料。

  為了更突出這種歷史感,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新近出版的《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盡可能地保留了傅雷先生文字的原貌。書中一些譯名、標點和字詞如“公尺”“的”“地”的用法,雖不合于當下的規范,但都未做修改。因傅雷先生對譯名的選擇本身多有考量,閱讀時濃厚的歷史氛圍便隨文字撲面而來。不過因對譯名也加注了現下的通行說法,所以并不妨害當代讀者的理解。對很多人來說,《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是藝術啟蒙的薪火,而對它的理解和思索仍在綿延。對文字風貌的審慎還原,就像是一場復現歷史情境的嘗試,或許更能讓我們深入認識和體悟它的價值。

  (作者:周勁含,系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編輯)

作者:周勁含     責任編輯:葉煒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
足球即时指数比较 二八杠游戏下载 打江西麻将技巧 福彩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广东体彩快乐十分开奖查 久游棋牌刷金币 飞艇赛车计划软件 广东麻将有几种打法 黑龙江11选5 博彩6码 福利彩票电子投注 色直播赚钱 大发湖北快3计划群 体育比分预测竞猜网站 湖北快3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