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傅雷与黄宾虹

发布时间:2019-10-14  来源:《文汇报》2004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通信谈艺成知交

  1935年12月,黄宾虹作为当时上海著名的书画鉴定专家,?#40644;?#35831;为故宫文物鉴定委员。?#25991;?月,他开始在上海中央银行保管库为故宫南迁书画作鉴别审定。5月即赴北平,鉴定故宫剩存古画。他自小嗜古画,几十年游历南北所见真迹不下十万多幅,对鉴定字画的真伪可谓纯熟。而在上海、北平、南京三地鉴定古画,更使他得见了许多宋元明清书画,也有唐以上的。黄宾虹记了65册共达三十多万字的详尽审画记录。1937年?#28023;?#40644;宾虹已72岁,应古物陈列所邀请,他到北平继续审定故宫古画,并受聘兼任古物陈列所国画研究院导师、北平艺专教授。他在北平一直呆到1948年。

  抗战期间,黄宾虹困居北平,他的绘画与画理都鲜有知音。就在这时,他有了傅雷这个知己。傅雷在1927年19岁时留学法国攻读文艺理论,同时自学美术史。1931他和刘海粟?#40644;?#22238;国,合编了《世界名画集》,并接受刘的邀请到上海?#38647;?#25945;美术史,其间翻译了《罗丹艺术论》。1933年他从昆明艺专返沪,以翻译为生。傅雷是第一位以西方艺术观点研讨黄宾虹画的美术评论家,他与黄宾虹年纪相去甚远,其艺术品味十分挑剔,却对黄宾虹的画酷嗜成癖。其实两人早已相识,在上海?#38647;?#20182;们是同事,傅雷又是黄门弟子顾飞的表兄。傅雷在?#38647;?#30475;到黄宾虹十多幅峨眉山写生,印象深刻;后来又常在顾飞处看到黄宾虹寄来的北?#20132;?#20316;,?#19981;?#24713;了他的论画新见解,觉察到黄宾虹绘画上正在发生的变化,心折不已。于是从1943年5月起,傅雷写信给黄宾虹,以后学身份请教。蜷伏北平的黄宾虹与傅雷开始通信,谈画并?#25945;?#20013;国画前途及其象征的民族命运。黄宾虹对很多人都说过沪上近年只有傅雷精研画论,多发前人之未发。在给朱砚英的信里更说自己曾感慨画学自董其昌后已两百多年缺乏人研究,傅雷画论颇有见解,得此知?#28023;?#36828;胜黄公望自谓五百年后当有知音,吴镇自信自己画在数十年后不寂寞。他们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1946年傅雷以为黄宾虹变法渐成,在信里赞赏他近年绘画的?#21490;?#38596;健奔放,温婉细腻兼备,浑朴天成。

  作为诤友,傅雷虽对黄宾虹的画喜爱有加,却也直言不讳。黄宾虹去世后,傅雷给林散之的信里就说到自己常出“狂言?#20445;?#40644;宾虹从不见怪。如一次傅雷对黄宾虹说他的画布局过实,层次略欠?#32622;鰨?#35845;是目力不济的缘故。傅雷的真?#30475;?#21160;了故都冷寂中的老人,渐渐黄宾虹也改变了开始时的拘谨客套,向傅雷倾诉自己创作的苦闷和所?#26159;?#30340;理想境界。黄宾虹一向重视画理,傅雷又是研究美术理论出身,他们通信里自然多谈画理。傅雷写了《中国画论的美学检讨》,比较中西画理异同,并论及中国画前途,献给黄宾虹作为纪念;黄宾虹?#24067;?#21435;《谈艺术》一文。他们此时论画最关注临古与写生,创造与自然的关系。黄宾虹?#20613;?#36817;年中国画开始?#40092;?#21040;师古人不若师造化,从摹古的程?#20132;?#21521;追求自然复归,提出了“自然是活,勉强是死”。傅雷也概括了中国近代绘画式微的原因:笔墨传?#25104;?#22833;殆尽,真山真水不知欣赏,古人真迹无从瞻仰,画理画论暧昧不明。他深以黄宾虹求笔墨于自然为然,指出自然与艺术关系也是近二十年西?#20132;?#23398;的重点。

  这一时期黄宾虹和傅雷讨论最多的?#25925;?#20013;西绘画的异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世界画家?#32487;?#20513;“艺术救国”。在民族危亡中中国画坛改革国画的呼声又日益高涨。黄宾虹仍反对废弃国画固有特点的主张,以为国画如果不注重笔墨,搀入不东不西的?#21448;剩?#23601;会丧失国画灵魂,这也就是丧失了民族精神。这时,黄宾虹更肯定了自己“画之形貌有中西,画之精神无分乎中西”的看法。傅雷大力揄扬黄宾虹的画作,认为他是现今当之无愧的艺坛祭酒。傅雷好友、画家庞薰赴美,带国内名家画作展览,傅雷托他带去黄宾虹的画并撰?#27425;?#25991;小传介绍;英国作家苏里文和英国文化委员会的希特立在抗战期间合写现代中国画史和比较艺术史等专著,来华搜集材?#24076;?#20613;雷将黄宾虹的画?#22266;?#21002;和画作送去,并希望能将其作品在英国制版。

  组织操办八秩画展

  傅雷曾说,他生平自告奋勇代朋友办过三个展览,其一就是1943年黄宾虹的八秩纪念画展。

  黄宾虹八十大寿时,海内外文艺界友人与弟子多以邮诗画或发电祝贺,黄宾虹也撰写了《八十自述》《八十感言》寄赠友人。在北平,齐白石写《蟠桃图》为他祝寿,友人们还出了一本八十纪念画册。他在上海的故人力邀他回沪办一个画展,画?#25925;?#21517;发起人里有他商务印书馆的旧友张元济、陈叔通等人,负责具体事务的是傅雷与顾飞等。黄宾虹早年在上海时,对画展这一20世纪初从?#20998;?#20256;入的形?#25509;行?#21453;?#23567;?#30011;展的招摇和他素来不喜声张标榜的习惯相左,他更反感一些人刚刚学画就搞展览,以张扬个人浮名。在他看来,古代大家的画能留存世间,就是因为在当时知稀为贵。他以为出版画册也不妨迟些,古人说的“彰人少作,贻人后悔”是很有?#35272;?#30340;。他在七十岁时第一次出画册也是应朋友之请。所以他提出最好办一个沪上友人的团体画展,自己可加入一二十幅?#19979;?#24847;的存画。

作者:     责?#20266;?#36753;:张歌
好多寿司电子游艺
炸金花棋牌888 微信外汇怎么赚钱的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500万彩票网 325棋牌安卓版 七星彩走势图规律图 摩托车海南环岛赛 2019十大股票推荐 pk10冠亚和341819技巧 314福彩开奖 朋友圈卖手表能赚钱吗 新11选5在线 湖南幸运赛车 怎么用多个手机微信赚钱吗 全民娱乐棋牌明天送6元 体彩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